•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学员空间

乐视手机代理商锐减:华强北5家门店只剩1家

时间:2017-4-24 1:56:42  作者:  来源:  查看:2  评论:0
内容摘要:IT资深评论人士孙永杰认为,目前乐视手机陷入出货量与营收均下滑的窘境。如果说之前乐视手机的策略或者说模式,是以低于手机硬件的成本价来促进自身手机销量的增长,“化反(化学反应)”成乐视的会员,那么从目前看,这种模式已经失效,即在营收大幅下滑和亏损的情况下,手机销量不增反降,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4月10日,乐视移动高层...

IT资深评论人士孙永杰认为,今朝乐视手机陷入出货量与营收均下滑的困境。假如说之前乐视手机的策略或者说模式,是以低于手机硬件的成本价来促进自身手机销量的增长,“化反(化学反应)”成乐视的会员,那么从今朝看,这种模式已经失效,即在营收大幅下滑和吃亏的情况下,手机销量不增反降,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4月10日,乐视移动高层再次做出重大调剂,乐视控股计谋副总裁阿木代替冯幸出任乐视移动CEO。

乐视紧绷的资金链条到底有没有松弛一点,仍是个谜。去年11月,乐视首先在手机供应链出现资金问题。为缓解供应链压力,乐视开始以“债转股”方法来挽救手机营业。

乐视的债务方——面板供应商信利电子、组装供应仁宝电脑、电线模组供应商硕贝德,拿到了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的股份,乐视给出的承诺是,在2019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并向证监会申报。

依靠向供应链企业融资的方法是否能让乐视手机资金链问题获得缓解,仍然存在不确定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查询拜访中懂得到,乐视今朝还面临线下渠道的信任考验。

乐视手机代理商锐减:华强北5家门店只剩1家

华强北5家门店只剩1家

零售线上、线下市场份额三七分,已经成为手机行业共识。线上市场的天花板,让曾经的小米、光荣等互联网品牌也开始结构线下,乐视亦是。早在2014年8月,乐视就开启了“LePar超级合股人”计划,也就是线下零售店的经销商模式。

时任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发卖副总裁张志伟宣布,在与乐视合作时代,LePar有机会获得乐视响应金额的股权认购权利。未来3年,乐视控股公司将与LePar分享5%的股权。而根据今朝乐视控股公司的计划,估计在2022年,全部LePar所能分享的股票价值将达到850亿元国民币。

乐视给渠道零售系统的加盟商户画了一个足够大的饼。依据此前乐视官网公布的LePar店城市分布图统计,2016年上半年LePar体验店数量合计有3500多家。乐视的线下零售店,除了LePar之外,还有乐视移动以及乐视入股的网酒网开设的零售店,乐视曾对外表示,截至2016年9月底,其已在全国铺设了近10000家生态体验店。

愿景诱人,但某些变更悄然到来。

2017年4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深圳华强北访问懂得到,乐视总裁贾跃亭和富士康总裁郭台铭都曾前来站台的乐视旗舰店,岁首年月已经停业,并开始从新招商。不过,因乐视商城官网LePar店城市分布图网页已经无法打开,所以也无从判断LePar店今朝的开业情况。

深圳华强北是手机零售店集中地,此前乐视在华强北有5家零售门店,分别是乐视移动体验店、LePar体验店以及乐视入股的网酒网开设的零售店,但今朝只剩赛格广场一家门店。

“就这一家门店照样依靠乐视的补贴才活下来,此前发卖乐视手机的零售商好多都开始发卖航模了,近邻的韦奇航模此前就是乐视的零售商。”知情人士张强(应采访者要求化名)告诉记者。

4月12日,乐视移动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们的线下主要经由过程LePar体系覆盖,差别于传统的零售店,其实我们是合股人轨制,与线下零售合作伙伴建立共赢关系,正在稳步拓展中。覆盖全国的LePar今朝规模已达近10000家,成为乐视全生态产品与用户接触的重要平台。LePar体系的扶植在2016年主要聚焦在三到五线市场。”

线下渠道的信任考验

2015年11月,张强是乐视手机在深圳的一名代理商。他对记者表示,渠道商和出货价格始终在倒挂。

比如乐视2手机电商售价是1099元,张强作为代理商,每部从上级代理商普天泰利拿到的价格是1045元,按计划转给零售商的价格是1090元,每部手机45元利润。然则因为发卖不好,按照1090元的价格根本转不出去,所以日常给零售商的价格是1030元,这样每部需要倒贴15元。

虽然乐视致新对渠道商每部手机补贴从15元到200元不等,但照样难以覆盖代理商的成本。

“在深圳,据我懂得乐视单月出货最多5000台,这是一个相当小的量。拿完乐视的补贴利润后月营收2万元阁下,房租、水电、员工成本都无法覆盖。在去年7月出完最后一批货就不再做了。我退出的时刻照样个高点,现在你看看,乐视之前在深圳有20到30家零售门店,现在10家都不到了,剩下的基本是靠乐视移动的补贴在保持。”张强表示。

另一个让张强退出的重要原因是,乐视渠道管控经常出现串货的现象。“溢价能力本来就异常低,这样一来,根本玩不下去。我代理过不少品牌,客观地说,乐视对线下渠道的引导能力比较差。我所熟悉的广西、湖南、湖北的乐视代理商都已经停了。”

不过,就张强的说法,记者未能从乐视方面获得证实。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广西的乐视省包商负责人叶启朝。叶启朝从今年4月份开始不再同乐视方面合作。“从去年9月份就已经开始出问题,我撑到这个月放弃的主要原因是,3月份乐视在广西的地推营销人员在减员,看不到愿望了。”叶启朝称。

他对记者介绍说,“全都城没有销量,我给你举个例子,我熟悉有个窜货商人以前每个月能卖60000到70000部乐视,现在每月只能卖5000部。我在广西,高峰时能卖1万部,上个月一共提了500部只卖出去200部,从去年9月到现在吃亏了300多万元。”

叶启朝表示,最泄气的是在渠道最艰苦的时刻,乐视没给任何说法来稳定其信心。“有些手机品牌,假如渠道在一款产品上亏钱了,在新产品上来的时刻会想办法补给你,假如乐视给个说法,我亏1000万元也认了。渠道管控不能一碗水端平、品牌力度、产品竞争力都有问题。”

根据HIS公布的2016年中国智妙手机出货量数据排名,华为、OPPO和vivo排在前三,出货量分别为1.39亿部、9500万部和8200万部,小米出货量为5800万台,排第四名,随后依次是联想、TCL、金立、魅族和乐视。

HIS分析师王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16年乐视1900万智妙手机销量,国产品牌排名第九,所有出货中线下渠道份额占到40%,从今朝懂得到的情况看,渠道主如果发卖库存,并没有新的货源进入渠道商。

乐视需要抚平的还有零售门店的信任考验。

安徽一家综合品牌的手机渠道商告诉记者,“从今岁首年月开始不再发卖乐视的手机产品。”他介绍主如果因为两个原因,一是从去岁尾开始,乐视的售后办事出现问题,消费者购机故障后,乐视没有零部件供应维修,给出的计划是需要等待两个月时间更换新机,零售最怕出现这种工作;还有一个最大的担心是,从去年开始乐视出现资金链问题,我们害怕品牌难以支撑而出现大量库存,不敢再进货了。

IT资深评论人士孙永杰认为,今朝乐视手机陷入出货量与营收均下滑的困境。假如说之前乐视手机的策略或者说模式,是以低于手机硬件的成本价来促进自身手机销量的增长,“化反(化学反应)”成乐视的会员,那么从今朝看,这种模式已经失效,即在营收大幅下滑和吃亏的情况下,手机销量不增反降,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2016年中国智妙手机品牌出货量排名前10(单位:百万部)(见图)

乐视手机代理商锐减:华强北5家门店只剩1家

乐视在处理资金链问题上,充分展示了腾挪转移、长袖善舞的本领。

今年1月14日,乐视网通知布告融资168亿元。随后,在2、3月份,乐视以乐视致新的股权,连续向上游供应链企业信利电子和仁宝昆山股权融资,被市场解读为“债转股”。此次融资的主要筹码是乐视致新的股权,乐视给出的承诺是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

乐视手机一度扛着软件补贴硬件的“硬件免费”大旗,但在资金链紧绷的时刻栽了跟头。乐视手机所属的乐视移动部门经久吃亏,最终成为乐视资金链问题集中爆发的导火索。从乐视一系列融资来看,手机营业的资金链获得缓解,乐视面临的债务问题并未完全解除。

贾跃亭承认资金链问题

2016年8月,乐视手机供应链开始出现资金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稀有十家,涉及的货款金约稀有十亿元,个中有部分已过期。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集团开创人、董事长、CEO贾跃亭首次发公开信承认资金链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岁尾,乐视手机出货量为2000万台。乐2、乐2Pro和乐Max2三款产品,售价分别为1099元、1499元以及2099元起。假如按照乐视所言硬件免费补贴政策,乐视手机平均成本价以1000元为标准,1000元×2000万台= 200亿元。以前两年,乐视手机投入成本在百亿元。

今年以来,仅乐视致新已经进行了多轮股权融资,最大一笔来自融创中国。今年1月13日通知布告,处于资金链断裂边缘的乐视经由过程出让旗下的乐视网(涉及金额60.41亿元)、乐视影业(涉及金额10.5亿元)、乐视致新(涉及金额79.5亿元)的股权获得融创中国旗下嘉睿汇鑫150亿元资金。同时,宁波杭州湾新区乐然投资治理合股企业(有限合股)和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融资18.3亿元。

乐视致新是乐视疏解资金链问题最重要的依托。乐视网2016年半年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乐视致新资产合计为82.64亿元,负债合计达85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02.86%,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而在经营层面,乐视致新2016年1~6月共实现营收74.61亿元,净利润则吃亏5687万元,不过乐视电视营业被视为乐视现金流最好的一块营业。

按照投资计划,融创中国实际上是将资金主要投向了乐视上市体系乐视网,个中包括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还有未注入的乐视影业,以及包括乐视超级手机、乐视体育等在内的非上市体系。根据通知布告,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将获得资金约71亿元,其余资金将全部投入乐视生态体系。乐视手机所在的乐视移动营业可以获得若干资金补血不得而知,乐视为获得更多资金弥补,开始经由过程向供应链企业“债转股”。

向供应链企业置换股权

首先对外披露的是乐视代工厂仁宝昆山和手机面板供应商信利电子。3月28日晚间,乐视网宣布通知布告称,乐视致新增资扩股引进的股东,仁宝昆山以7亿元出资,持有增资后乐视致新总股本的2.15%,个中703.59万元计入注册本钱的方法,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同时,双方约定这笔交易在今年6月21日前完成交割。

去年仁宝昆山通知布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仁宝对乐视应收账款为82.9亿元新台币(约合17.94亿元国民币),个中过期1~180天的金额为42.5亿元新台币(约合9.19亿元国民币),已在去年第三季提列备抵呆账1.16亿元新台币。

而与乐视有营业往来的供应商中,信利电子已率先入股乐视,从“债主”变身“金主”。乐视网2月14日宣布的通知布告称,引入汕尾信利电子7.2亿元资金。增资完成后,汕尾信利电子将成为乐视致新第五大股东,持有股份占比为2.3438%。

有知情行业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乐视在资金链问题曝出之前就有向供应链企业置换股权的动作。

记者留意到,在仁宝昆山增资之前,乐视致新的股东名单中还出现了硕贝德科技公司,在仁宝昆山增资前占股约0.05%,具体出资额并不清楚。硕贝德是多家手机品牌的天线供应商。从乐视致新股权披露来看,硕贝德科技应是在信利之后、仁宝之前入股乐视致新。记者致电硕贝德董秘办咨询,负责人回应称硕贝德为乐视供给的手机天线和指纹识别类零部件,今朝入股这一事项以通知布告为准。

上述融资完成后,贾跃亭实际持有乐视网总股本26.45%。乐视致新方面,上市公司乐视网持股占比38.501%,乐视控股持股占比17.5548%,乐视网旗下鑫乐资产治理合股企业持股占比1.8889%,宁波杭州湾新区乐然投资治理合股企业(有限合股)持股占比3.8617%,乐视网仍然保持对乐视致新的控股。

乐视致新承诺应于2019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而向证监会申报。可以说,其债务最终疏导向二级市场。

乐视手机还有若干债主?

除了仁宝和信利之外,乐视手机的债主还有多家,假如资金链问题不能获得解决,这些债主有可能持续转变成乐视的“股东”。

2016岁尾,台湾半导体贸易商文晔科技的通知布告显示,其对乐视的应收账款总金额为2265万美元(约合国民币1.56亿元);个中,过期账款金额为1874万美元。今年2月7日,台湾别的一家半导体零组件贸易商龙头大联大公布了2016年第四时财报,承认客户乐视给其带来的过期坏账已高达15.5亿元新台币(约合3.5亿元国民币),而这也使得大联大单季每股税后纯益降到0.22元,季减八成。

除了拖欠供应链资金,2015年,乐视移动还曾有一笔5.3亿美元的可转债。2015年11月,贾跃亭曾在乐视分享一封“内部信”,“今天,我还要跟同学们分享一件大事:乐视移动智能完成首轮融资5.3亿美元,成为乐视7大子生态中首轮融资额最高的公司。”事实上,这是一笔可转债。

据悉,当时出资方主要有东方汇富、三胞集团等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上述出资机构中的个中一家确认到,当初的融资主如果以可转债的形式,等于是乐视手机向投资方借债,当乐视手机业绩向好时可选择转为股权。

“按照当时的合约,债券刻日是3年,2018年5月份到期可以选择收回资金,也可以转成乐视的股份,然则合同没有具体注明转股是乐视哪块营业的股份。老实说我们现在也很头疼,愿望乐视能走出困境吧。”该公司一位不愿签字的高层表示。

供应链资金问题已缓解

截至今朝,从部分供应链企业的立场看,乐视手机资金链重要可能稍有缓解。欣旺达是乐视手机主要电池供应商之一。欣旺达董秘在接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乐视在去年稍有欠款,因为手机电池单价较低,3、4个月的应收账款几百万数额,对财务没有影响,今朝来看与乐视的合作逐渐正常。

今年3月,乐视某负责供应链的高管接收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手机和电视的供应商群体照样分得比较开的。关于乐视手机的资金链问题,该高管表示手机的欠款问题确实存在,今朝有好转,但还没有完全解决,手机产品的临盆处于异常重要的恢复过程。此前因为乐视硬件产品负利定价的发卖方法给企业资金带来了一定的压力,接下来产品会从负利定价提升到经营成本之上定价。

“IDC数据,2016年全球智妙手机总销量增幅为2%,从各个机构的猜测数据来看,未来两三年手机销量同比增长均会在5%以内。而在全球前五的手机厂商中,也仅有OPPO、vivo、华为和金立这四家国产厂商实现了跨越20%的大幅增长。到2017年,不仅是出货量大比拼,更多的是家当链研发、供应能力、渠道以及品牌生态圈的较劲。从手机市场的压力来看,留给乐视的空间不多了。”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咨询了乐视移动方面,其负责人回应称,“乐视手机供应链资金问题已经获得缓解,此前的供应商问题已经经由过程多种合作立异的方法进行解决,超级手机研发、临盆、发卖等所有环节均良性运转。乐视控股计谋副总裁阿木出任乐视移动CEO,也代表着乐视将在手机营业上倾注更多的计谋、资本和立异等方面的支持。”


标签:手机 代理 代理商 锐减 家门 
相关评论